爸爸的选择王胜地:劣质创新和实体制造,哪个能救中国经济?


我是个多次创业者,在做“爸爸的选择”之前,还做过好几个创业项目,包括精密仪器、服装、医疗设备等,有一个共同点,都在实体经济领域,而没有选择时髦的互联网。

按说,我从北大毕业、在美国留学,是最早接触互联网、共享经济这些新东西的,身边也有不少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和创业者,我为什么没去做这方面的创业?

这当然跟个人专业和兴趣有关,我是学化学的,兴趣也在实体制造方面;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判断:我认为中国这么大,有这么多劳动力和消费需求,完全依靠进口或者电商贸易是不行的。中国必须有强大的制造业,来提供就业,提供消费升级所需的高质量产品。而中国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远没有完成升级换代,还停留在低附加值的简单制造阶段。

众所周知,中国当前互联网经济发展很快,在电商、共享经济等领域,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。其中网购、移动支付、共享单车,还和国家工程高铁一起,被称为“新四大发明”。全世界也没有像中国这样,20%的消费品通过网购,一个卖低质货的APP短短一年可以吸引上亿用户;也没像中国这样,一夜之间满大街都是共享单车,甚至泛滥成城市公害。

不可否认互联网经济创新的价值,这是几代互联网人艰苦创业的结果,同时也是中国商业基础设施不完善的产物。美国的沃尔玛、山姆店等遍布城乡,可能不需要什么都网购,但中国在这方面原来很落后。所以阿里巴巴的马云说,电商在美国是甜点,但在中国是主菜。

互联网经济也不能归入虚拟经济范畴,按照一些经济学者的观点,实体经济本身包括制造、流通、零售,电商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,还创造了“新实体”的概念。

这当然是有道理的。中国这些年的消费的快速发展,逐渐取代投资和出口的主引擎地位,电商等互联网经济发展功不可没。尤其是对数量上占大多数的中小企业而言,互联网基本上等于救他们于水火,帮他们拿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入场券。

但即便是电商的鼻祖马云也承认,中国不可能离开实体经济和制造业。中国这么大,有那么多人需要就业,不可能像一些小国一样,完全靠国际贸易调剂有无,日子也能过得很好。

从粮食、奶粉到汽车、芯片,这些东西不可能都靠买。尤其是一些带有核心技术的东西,是花钱也买不来的。即便平时可以买,关键时候也会被人卡脖子。最近的中兴事件和芯片焦虑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搞实体经济和制造业,不仅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所需要的,也是企业家有战略眼光和家国情怀的表现。


以前选择创业方向,都是出于市场判断和北大人天生的责任感,但最近的经济形势让我越来越坚信自己的判断。

最近看到新华社旗下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发表的一篇文章,在这方面跟我很大启发。这篇文章题目是《是时候反思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了》,作者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,整个西欧的发展都是沿着英国的次序往前的,从“农业革命—工业(交通)革命—医疗卫生革命”,然后逐步进入现代化。但南美、亚洲一些国家,并没有按照这个发展,有些农业革命、工业革命并未完成,就直接进入城市消费时代,所以会遇到经济结构失衡和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在中国互联网经济一枝独秀的繁荣下,也已经出现了这方面问题的苗头。比如制造业未完成转型升级,无法支撑互联网经济可持续发展。

道理非常简单,电商再发达,如果你没什么东西可卖,或者平台上只有质次价廉的产品,这个模式也很难持久健康发展。而中国市场这么大,又不可能完全靠进口来解决日常消费需求。制造业的短板不补上,互联网经济就可能变成建在沙滩上的高楼。

以拼多多为例,这款火爆的应用,是以向中老年和农村用户推销低质商品为营利模式的平台,卖的东西虽然很便宜,但大部分是低质过剩或者不需要的商品,靠低价刺激出的消费需求,就像当年的家电下乡,最终会造成巨大浪费和隐患。这与消费升级的要求背道而驰,简直就是消费降级。

更重要的是,这种低质的商业模式创新,是建立在不尊重劳动者权益、损害知识产权基础上的,不仅不会帮助制造业,还会挫伤创新,毒害实体经济和制造业。而且,除了一两家赚钱的平台之外,很多所谓电商平台,都是靠资本烧钱维持的,一旦投资者撤火或者创业者断粮,所谓创新模式就玩不下去了。看看那些数不清的共享单车企业的命运就知道了。

而这些钱,原本是可以投在制造业升级和经济转型上的,如果资本都流向了赚快钱的所谓创新上,就可能耽误制造业升级的历史机遇,让中国经济大厦的根基更加不稳。

这就是我,一个制造业创业者坚守实体经济的理由,也是我坚持跟一些不良平台死磕的原因。看不清楚的人,觉得我不理性、太疯狂,其实我是看到了经济规律背后最大的理性,而有些“创新者”的疯狂,你都想象不到。